欢迎光临上海生活资讯网!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娱乐

《玫瑰的故事》:掌控欲强的男人,是如何一步步毁掉女人的?

  • 苏更生说:“掌控感可以让人慢慢积累出自信,这样很好,但掌控力得用在事上,不能用在人身上,尤其是自己的家人。”

只可惜,方协文没能把这句话听进去。婚后,不管是家里的大事还是小事,他都要一锤定音,掌控欲也达到了巅峰值,夫妻关系逐渐走向畸形。



01婚前婚后大变样

方协文对黄亦玫,算是一见钟情。黄亦玫研究生入学的第一天,就深深地吸引住了方协文,方协文对她大献殷勤,但彼时的黄亦玫还未完全从初恋失败的阴影里走出来,根本无心关注周边的男同学。

黄亦玫是富养的大美女人设,从小到大,身边有太多的男人围着她转,相貌普通的方协文又怎么入得了她的眼?



再者说,前任庄国栋那般璀璨耀眼,是偏远小城出身的方协文远远不及的。若不是受了情伤,性情大变,方协文是无论如何也走不进黄亦玫的世界的。

而方协文也很清楚这一点,他对黄亦玫是见色起意,深知自己跟黄亦玫之间的差距,因而,他只敢默默地跟踪黄亦玫,躲在阴暗处暗恋着黄亦玫,还到了黄亦玫打工的啤酒屋做兼职。

甚至于为了和黄亦玫拉近距离,月租1600元的阁楼,他撒谎称房东只要800元,两年多的事件,私自帮黄亦玫垫付了两万多。



一系列的行为叠加在一起,黄亦玫对他动了心,当然最主要的还是黄亦玫觉得他是个好人,待人真诚,对猫有爱心,对她也很好,黄亦玫想要尝试另一种平平淡淡的恋爱模式,这才接纳了方协文。

但方协文婚前所表现出的这些优点,婚后却消失不见了。他敏感自私,担心黄亦玫过于优秀耀眼,私自辞掉了黄亦玫热爱的出版社的工作,还把老家的母亲接了过来,让母亲监控着黄亦玫的一举一动。

整个孕期,方协文不让黄亦玫回北京的娘家,也不愿意让岳母留下来照顾老婆,几乎隔绝了黄亦玫的外界的联络。黄亦玫好不容易熬到了生产,医生建议打无痛的时候,方协文又化身为“妈宝男”,不顾老婆在产房内疼得死去活来,不愿意让老婆打无痛。



女儿方太初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,黄亦玫想要出去工作,穿了一条过了膝盖的长裙去参加面试,方协文直接以命令的口吻要求她换成裤子。面试通过,方协文瞒着黄亦玫回复了邮件,拒绝了工作,还向面试单位撒谎称黄亦玫怀了二胎,身体状况很差。

就连做个美甲,也不被允许,方协文简直把老婆当成了随意摆弄的玩偶,事事都要顺着他的心意。

02掌控欲强的男人,是如何一步步毁掉女人的?

和庄国栋恋爱时,黄亦玫活力满满,妆容精致,衣服靓丽,约会的同时也没有落下工作。



和方协文在一起时的黄亦玫,没有化妆,也没有穿过漂亮的衣服,整个人有一种丧丧的感觉,蓬勃朝气不再有。



对比之下,不难看出,方协文并不是一个合格的伴侣,他在一点点消耗掉黄亦玫对于生活的热情。

这种向下消极的婚姻状态是不对的。

婚姻里的男女双方,应该是势均力敌,而不该是一方强势,另一方卑躬屈膝。结婚以后,方协文一直在试图掌控妻子黄亦玫。



不让出去工作,就是阻断另一半的社交关系,让她的世界里除了老公、孩子和灶台,再也没有其他。

让女人不停地生二胎三胎,也是把女人当成了生育机器,让她因为生孩子而身心俱疲,身材走样,无暇外出社交。

不让做美甲,不让穿裙子,不是因为美甲和裙子不好看,而是不想要看到妻子精心打扮自己,他只想要妻子成为家里的黄脸婆,这样一来,才不会被外面的男人惦记。



可当女人真的这么做了,日复一日地做家务,手指粗糙了,脸蛋爬满皱纹,身材发福,不再漂亮,男人又会嫌弃,认为女人配不上自己的身份和地位,进而有了换妻的想法。



不让女人知晓自己的收入,处处设防,更是为了将女人彻底囚禁在自己身边。

掌控欲强的男人,大多是这样一步步毁掉女人的。

婚前,他们会说:“我养你!”

婚后,他们说:“我养的你!”

婚前,他们会说:“以后我挣的每一分钱,都会给你花。”

婚后,他们说:“我挣钱多不容易,起早贪黑的,你就不能省着点花?还有什么不知足的!”

心理建设不够强大的女人,往往会被男人的这些言论所影响,进而对自我产生怀疑。久而久之,认可了男人的说法,不再反抗,顺从地成为了家里的保姆,十年如一日地卑微讨生活。



到了中年,小三逼宫,面临被丈夫抛弃的下场。

幸而《玫瑰的故事》里的黄亦玫头脑足够清醒,还有无条件支持她的娘家父母和哥哥,这才没被自私自大的方协文所迫害,最终以离婚的方式脱离了苦海。

本文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上海生活资讯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
我要收藏
0个赞
转发到:
阿里云服务器
Copyright 2003-2024 by 上海生活资讯网 sh.affnews.cn All Right Reserved.   版权所有
关注我们: